• Mira Chen

人間四月天

家裡貓咪排行老四的Djunior在微寒的四月告別了,雖然已是高齡16歲的貓,但對我而言,他永遠是個小孩。在Djunior最後安寧照顧的階段,看他的身體從原本沒進食瘦到皮包骨又變成水腫,無能為力的我把他之前的照片找出來畫一畫,來轉移自己的心痛。

一年多前,隌伴我們十年的哈士奇Dali因腎病到末期而不得不讓他安樂長眠,那一段時間因為悲傷而耗去太多元氣,沒有心情作畫,即使勉強畫了也失去原來的水準,手感完全不對,似乎精神上的傷痛把我的腦細胞本來已建立的連結也損壞了。除非我要徹底放下要畫”好”的念頭,否則很難用繪畫來療傷,面對失去,我覺得書寫對我反而比較有幫助。寫下自己的感覺和傷痛悔恨,或者寫信給毛小孩,讓我免於被這無盡的哀傷淹沒。

失去毛小孩時,旁人的安慰常常是無用的,甚至讓我們更難過。就和人一樣,每隻貓或狗也都是獨一無二的,和他在一起的回憶更是無法以別的寵物來取代的,雖然知道貓狗的壽命就是十幾年,總會面臨到告別的這一天,但那天來臨時,心情總是沒辦法準備好可以平靜面對。

藝術— 無論是畫作、文學、攝影、或影片— 有療癒的功能,這也是藝術會存在的原因之一。在毛小孩離世時,我特別會想讀主題和悲傷或失落相關的詩,藉由詩的文句,讓我覺得我的傷痛被暸解,並不是那麼孤單。讀的時候會會流更多的淚,同時心中的悲慟也被淚水洗滌及轉化。



0 comments

Related Posts

See All